国际短诗网

搜索
查看: 124|回复: 7

《微妙》

[复制链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发表于 2018-9-6 21: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向日葵 于 2018-9-12 10:33 编辑

《微妙》

还有几天。儿媳妇就要放暑假了
用不着我看孩子、洗衣服、做饭
得回老家了·我

趁这几天。我得多饭 (不管好吃赖吃的)
吃胖了。回去让左邻右舍的老姐妹们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86

帖子

35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0
贡献
0
精华
0
金钱
264
威望
0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13
在线时间
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1
发表于 2018-9-8 23: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向日葵老师,拜读学习,欣赏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08: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洛古胡建明 发表于 2018-9-8 23:35
问好向日葵老师,拜读学习,欣赏点赞!

谢谢关注,问好建明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86

帖子

35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0
贡献
0
精华
0
金钱
264
威望
0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13
在线时间
3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1
发表于 2018-9-10 23: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日葵 发表于 2018-9-9 08:21
谢谢关注,问好建明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09: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也有底线》
                文/孩子的游戏

  你一边强奸她  一边骂她荡妇
  狗日的诗人  还有谁比你
  更懂风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诗

文/浅语有致

我不喜欢在意象里
猜迷
我只喜欢在打动里
心潮起伏
甚至荒诞甚至呓语
我都要
把它们送到心里
《嗑瓜子》/老尺

习惯性磕,黑磕成白
瓜子的岁月就这样消失
胃唯一的动作
蠕动,扩大,容纳
然后求证
一地鸡毛
嗑肥了二月,小小的诱惑
让一皮又一皮旧事重温
向太阳的日子
磕,瓜皮四舞
四处布阵
围住年,围住
一个叫羊的祖国
12011-8-21
《小小的湖》/许立志
细小的晨曦被微风吹送着
我看过风景看过雪
独不见一个早晨的明亮
小叶榕有瀑布般的根须
拂过路边行人困倦的脸
谛听这些声音,这些光线
我的内心是宁静的
它庚续了朝代间缄默的溪水
爱与孤独,树脉上流动的思想
土地上碎落的方言
我弓腰,拾起几枚
在阳光下反复诵读,咀嚼
抵达每个乡村,每个生命的卑微
展望新的日子,我满怀期待
湛蓝的喜悦在心里荡开
静卧成一面,小小的湖
2012-6-28
《局外人》
老祖母奄奄一息
僵在床尾
随时准备死去
爹放出体内咆哮的狼
在饭桌上
把娘撕成肉浆
姐姐缩在墙角
抚摸来自身体里的
黏稠的红
我踮起脚尖
趴在窗外窥视这一切
我面无表情

《流星》
一只黑猫在我眼里暴毙
不见过程,亦不见伤口
我想起昨夜,隔壁葬花的女人
以整夜汹涌的咳嗽
掀起我头顶的瓦片,又掀翻乌云
流星划破死水的夜空
必坠落我明日的坟头
此刻野花似血,我看见万花丛中
大头婴儿手指落日和天空
两眼涌出红色的溪水
此情此景让我万般惭愧
我只能披头散发赤足而行
血红的天空又见流星暴毙

《冲突》
他们都说
我是个话很少的孩子
对此我并不否认
实际上
我说与不说
都会跟这个社会
发生冲突
2013-6-7
《存在与价值》
被吃掉
是肉存在的唯一价值
因此当我一片接一片地
吃掉自己身上的肉时
我实现了
自我存在的价值

《静坐》
写完这首诗
我就要到柳树丛中去静坐了
我会望着山上的天空,落日
让蝉鸣和着湖水
清洗尘世上,一个过客的内心
薄暮中我低诉着原谅,包容
宽恕,怜悯……
【群主圣老】《天煞》圣老
《流水线上的雕塑》/许立志
沿着流水线,笔直而下
我看到了自己的青春
汩汩流动,如血般地
主板,弹片,铁盒……一一晃过
手头的活没人会帮我干
幸亏所在的工站赐我以
双手如同机器
不知疲倦地,抢,抢,抢
直到手上盛开着繁华的
茧,渗血的伤
我都不曾发现
自己早站成了
一座古老的雕塑
10:05:11
主圣老】《天煞》圣老
   5、也有一些诗人只沉湎于悲愤,用逆光的双目咬牙切齿地看社会,只见血滴,不见花红,为一个特写的自己而藐视众生,结果一定是你冷,我冷,一切冰冻,逼着阳光去为另一个星球加冕。他们忘了梦分为噩梦和美梦,多数人不愿做噩梦。

  6、诗人要明白,写诗最忌无病呻吟,这年头能撑着眼皮读诗的人一般都有颗不惑的头颅,内心总残留着一点傲骨和本真,,爱较真。他们对诗人基本要求是:少点炫技,别装,也别卖萌
圣美大江--感恩母亲河汉江和南水北调库区70余万移民 【柳忠秧】
 一、一滴水的悲壮穿越
  亲爱的人们,您是否常梦着故乡?
  梦着故园的山山水水、沟沟梁梁?
  梦着浑浊的黄河、淮河与海疆?
  念着疲惫的母亲们:江汉、丹江和长江?
  您是否痛心于饥渴的中原大地?
  您是否惊心于干涸he2的千里太行?
  您是否揪心于亿万人渴求清泉的北方?
  您是否回顾千百年生生不息的苦难民族?
  您是否牵挂千百次苦难重生的美丽乡邦?
  您是否感恩过一滴水的恩情和她的崇高悲壮?
。。。。

《向往温暖》车延高
向往温暖   
想象着在一片金色的日光下的麦田里  
仰面躺倒  
会不会离天堂更近一些
    
抓住一束光线的温度   
当做一件棉袄或者其他温暖的事物     
把一句甜美动听的话  
反刍回温  
来抵挡一千句中伤的言词
    
行走在黑暗的街道   
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   
平复惊惧怕黑的心 感动落泪
     
陌生人的一个关怀微笑
如一朵花的盛大  在心里轰然绽放
明天的明天 又一个晨曦里
也许我会遇见更多温暖与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259

帖子

38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77
贡献
5
精华
0
金钱
2597
威望
8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6-10-30
在线时间
6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9-2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1: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忙活

领导忙活家务,锅碗瓢盆,叮当响;
儿子忙活功课,语数英智。

书房忙活了整上午音乐,终引老婆震怒:
就你享福!

我赶紧转行,忙活晾衣服、洗鱼缸、修剪盆花
。。。。。。。。。。。
老师是学生们眼中的小太阳

文/孟祥忠

站在讲台上,这些生机勃勃的学生看着我
和他们一起遨游知识的海洋
作为一名老师,我的目光像阳光
照在学生们的身上,让他们像一棵棵小树生长

无论世界怎么变,我永远是一名老师
每天朝学生们微笑,学生们也朝我微笑
朝四周微笑,朝旭日微笑,朝夕阳微笑

无论世界怎么变,老师是学生们眼中的小太阳
每天光辉灿烂,让学生们看不到一点黑暗
只看见老师的爱,父母的爱,还有四周花草树木的爱

在学生们的眼中,老师也像街边的树
绿绿的,绿绿的,让学生们也情不自禁长成一棵棵大树
让大地越来越绿,绿向四面八方
0下雨

大漠风沙王峰

有人在房顶走动
应该是奶奶小时候
那么窄的一双脚
走步的样子,盛开的花朵
还有温度呢,踩的瓦
嘎嘣,嘎嘣脆
奶奶正操着锅铲
爆炒黄豆
外面漆黑,有光的地方刷白
婚嫁,殡葬的队伍早己过去
锣鼓,唢呐的余音,紧紧拥抱
你好!你好!
彼此!彼此!
奶奶活出了个大岁数

2《怀念老师》

       黑岩

那年,有人告诉我,你走了
同丈夫一起   
因为万恶的狂犬病

我玩惯了泥巴,不想被方桌束缚
于是大哭
与同学打架,没输,但也痛
于是大哭
同学有糖,一颗都不分给我
于是大哭
此时,我的启蒙老师,你把我轻轻抱起
微微的笑容,如温暖的春风
擦去我的眼泪

我开始变得好乖
不安分的手也背起来
不再讲小话
不再冲女同学做鬼脸

后来你不再教我们
但也常能看见你
只是,还没等我长大
优雅美丽的你
就嫁人了,但心里也默默祝福

没有人再提起你
只是生命里邂逅美丽的偶尔
常会有你的影子

直到传来噩耗
我当时懵了,半天没说话
怕一张口,就关不住眼泪
其实好想再见你
好想对你说,真的爱你
爱的是
这份纯粹的师生情谊
穿过秋雨去寻你

文/聂小倩

想你的时候
心有千千结
阵阵萧瑟的风雨
视线总是
模糊着我寻你的步伐

就要别离了
屋前的老树根须紧握
无数次地哽咽抽泣
哀伤的泪水
是要与这雨落比悲情么

想远方你痴情的眼眸
寻你的意念日渐丰满
拨开愁绪的风雨迷茫
倾尽一生
去伴你

山村新教师
文/黄前

推开矮小的校门
晨光静静的掉落下来

草间蛐蛐,吹奏着口琴
满园格桑花,竞相绽放

几只留守的幼蜂
围着花香,飞来飞去

几枚清脆的铃声
翻过陈旧的围墙,唤醒了山村
2018-9-11 15:06:04
向日葵 2018-9-11 15:06:04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诗经.豳风.七月》)

1、流火

火星西沉,流动的事物呈现动态之静美
风凉的感觉如同想起远方
以及更为遥远的星辰
你是其中一颗。草木盛极而衰

世事艰难,彼岸与此岸擦出火花
湖面翻涌铜绿和乡愁
我在南方,囿于庭院,方寸天空假如灰色的流失

黄鸟飞走之后,城郭虚空
一百年,或许更久
一千年总在反复
一万年接近永恒。往返的节奏已跟不上
一首诗的忧虑

忘记了赞美时间,萑苇断裂的喊叫声
一切流动都曾潜伏。随他去吧
一只白鸟,将从光年里返回——

2、九月

九月授衣。因为你,磁湖暗藏心事
周而复始。阴气渐衰,阳气爬升

植物的欢喜,季节更替,情绪模拟
古老的哲学。九月,结露,保持平常心
迎接果实金黄

秋高气爽,适宜探视。与菊花对饮
与父亲谈及嘌呤,潮湿的毒素
隐藏痛的风暴——

如果无风,就可以暗恋一湖寂寞
或者与湖水相互溶解

3、流水

流水隐藏了许多故事,故人沉浮
与黄昏一起等西风瘦马。这些虚假的
需要在梦醒时解约

白鹭一去不返。白衣如是,白云
不经意引人围观
一座山包围我的城市,名曰:团城山

流水之美,曲折多情。夕阳洒落在水面的
祷词,在天黑后会飞走
惜缘的人珍惜流动的秋风

4、曲折的风

风曲折前行,吹动月亮,也吹动
人心。风把时间吹成曲线
透明的九月,风欲动而远方的人
还在路途

我穿起九月的长衫,看云彩流动
看几只鸟在湖面悲喜
我穿过九月的街巷,看变形的人流
看一列火车弯曲的速度

一阵风仿佛吹了几百年,吹走了
春天和夏天。一阵风的历史
有植物,有动物,有岩石,有铁锈
也有我失散多年的影子

5、九月的蔷薇雨

渐凋零,皈依。渐渐成为秋天的延误
在一场雨中感受炎凉
你是九月无法割舍的微笑

一些飘落的事物需要一个比喻引路
自由落体宛如归心。我无法涉水
无法背负满月的寄托

无法想象一颗星辰在缓慢衰老的相思
它以光为年,为月,为日日夜夜
因你流逝的嫣红而伤感

我无法敲打秋风的骨头——
因你喜悦,因你瓦解
因你将要成为一枚消失的符号

2018.09.07
2018-9-11 15:07:34
向日葵 2018-9-11 15:07:34
姓名


姓名大多是给别人用的
本人用的机会不多
熟悉的人反而不叫
有时候,当别人问你尊姓大名
没有一官半职的话
会有些羞涩
世界上有那么多名人
你的名字实在可有可无
不过,姓名也不是一点也没用
摊上丑事,就用上了
君不见,留名只有两种
一曰,名垂千古
二曰,遗臭万年
剩下的叫“人民”
就行



问号


在房子后面
在腐败后面
在疾病后面
在你的视线被拒的
后面
———
这些年,我收留了众多的问号
它们让我不堪重负
它们让我心生不安
我不需要帮助
不需要安慰
我只是心存疑虑
需要一个真实的
回答


大暑


是真的热了
身体里的水分子
纷纷出逃
不是我不爱它们
是它们觉得
在这里只会让它们
变苦,变咸,变臭

这让我怀疑自己的身体
出了问题
是不是不再纯洁
更严重的是不是
已经生病,发炎,变质
而你却
一直知情不报-------
是不是这样
是不是这样



镜子


鼻子与鼻子对立
眼睛与眼睛对立
耳朵与耳朵对立
一张嘴动一下,另一张
立即反对
其实,他们也不是真的对立
只是一张脸绷得太久了
找一面镜子,偷偷练习
其他的表情


风一遍遍吹


风一遍遍吹
前年吹过
去年吹过
今年就要吹过来

令人不安的是
它们是不是还是那些风
如果是——
请允我回避


墙角的吉他

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摸过它了
身上落满了灰尘
有几根弦,也已生锈
像一个失语很久的人放弃了表达
是否真就如此呢
今天我擦拭它的时候
听见几丝压抑的声响
我发现
所谓的沉默
尽然是一个个
令人心碎的假象




向日葵 2018-9-11 15:08:36
下雨

大漠风沙王峰

有人在房顶走动
应该是奶奶小时候
那么窄的一双脚
走步的样子,盛开的花朵
还有温度呢,踩的瓦
嘎嘣,嘎嘣脆
奶奶正操着锅铲
爆炒黄豆
外面漆黑,有光的地方刷白
婚嫁,殡葬的队伍早己过去
锣鼓,唢呐的余音,紧紧拥抱
你好!你好!
彼此!彼此!
奶奶活出了个大岁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 手机版| Archiver| 国际短诗网

地址:请填写您的地址.请填写您的地址.请填写您的地址电话:13995643506(广告)13995643506(咨询)

邮编:430000联系邮箱:lyg0126@163.com 法律顾问: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0000-123456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Copyright 2015 国际短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1509084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