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国际短诗网

搜索
查看: 142|回复: 0

[微诗理论] 微说微诗【31-35】

[复制链接]

486

主题

1571

帖子

5213

积分

首席评论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213
贡献
30
精华
4
金钱
3448
威望
72
日志
0
相册
1
注册时间
2015-10-23
在线时间
20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8-17
发表于 2018-5-22 14: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朴素——微说微诗【31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不描眉  不涂红
蓝白的短装  轻轻的风
醇厚的芳香  深藏于胸

【微说】
朴素一词的含义,一是朴实无华;二是俭朴不奢侈。该词源于《 庄子·天道》:静而圣,动而王,无为也而尊,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如此看来,朴素是美的极致了。
我突然想起金昌绪的《春怨》了——“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这就是“不描眉  不涂红”——没一个形容词,只名、动行文。
这就是“蓝白的短装  轻轻的风”——很简洁的口语,又郎朗上口啊!这就是“醇厚的芳香  深藏于胸”——美在含蓄,美在诗中极少见的倒叙笔法和仅见的环环设疑:为哪样要把美丽的黄莺打起?——不许它啼;为哪样那么动听而不许它啼?——怕惊了晨梦;为哪样怕惊了晨梦?——梦中可以到辽西;为哪样一定要梦中到辽西?——就不好意思出口了(你想想,如果你也是“妾”,又打探不到边防的消息,又如何不怨呢?)朴素的风格,就是语言平实质朴、朴素自然。它的特点看似平常,其实是深含不露,而蕴涵颇深。
朴素的风格若从唐朝往前推,代表性人物当属田园诗人陶渊明了。请看他的名篇《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新诗中的朴素风格,应当说不少。随手拈来就有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也是名动行走,也是简洁的语言朗朗上口,也是含而不露地隐藏着诗旨啊!诚然,闻捷、贺敬之、郭小川、李瑛等一批著名诗人,也都依重朴素的风格。
当下的微诗中,也很有一些朴素自然,流畅含蓄的作品。
例如:邓芝兰老师的《信》" 将脸贴在信上,文字/ 哒哒而过/我已收不住思念的缰绳"。除了一个拟声词,就都是名动,很白描的了;语言明白流畅;以动写静,含蓄着怎样惊心的思念啊!
再如:杨泽钦老师的《松》——
悬崖长出的云
风吹不散  雪打不动
举伞  护着足下的峰
明明白白的不加修饰的喻拟行走,流畅自然,含蓄蕴藉。也属于朴素的风格。
2018/5/1于黔

隽永——微说微诗【32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一颗橄榄
口含  微涩后渐变甘甜
甜浓后  余香不肯消散

【微评】
隽永,是指言语或诗文意味深长,十分耐品。这样的风格,当然要通过含蓄、委婉,以及留白来完成。所以耐品,是因为藏有深意。深意藏在形象或景物中,或者叫做用意象说话吧——我这样认为。但,意象一定有若隐若现的阅读效果,否则,藏得太深,或者只自己懂,那就不是橄榄,而是桃核了。
举例说吧“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李商隐的《雨夜寄北》)这就如含着的橄榄,开始还微涩,说这里雨下得大,暂时确定不了什么时候回去。可是读后两行,甘甜渐显渐浓——读者一追问:为什么要说“何当…,却话…”呢?哦!是两颗心相互的思念,太深切了——以至于藏了安慰的深意。何以要安慰?太珍爱两人之间的感情了。这不,作为读者,我们从若隐若现的意象以及整体的意境中,就把深意给余香出来了。
不妨再举个香的例子吧(虽不是微诗,却也在小诗之列,理是相同的):

七里香
/  席慕蓉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1979.8.
席慕蓉在另一首诗里说“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这是我含了《七里香》这颗橄榄甘甜之后,留在口腔中的芳香。
第一节的两行诗一去一回,总览全诗,离家,渴望回归故里。
第二节是想起离开家乡时,与亲人道别的情景。思乡,必然想到离乡的情景。
第三节写离开家乡二十年后,那种挥之不去的思乡情结——都凝结在七里香里了。
全诗不着“乡”字“愁”字,却把乡愁写得这样耐人寻味,又这样温婉美丽。这就是隽永艺术风格的魅力。
2018/5/2于黔
雄浑——微说微诗【33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甩一鞭,响彻天下
声音返回来
千山万岭第次崩塌
【微说】
雄浑,是指行文的力度很大,气势浑厚磅礴。阅读可以感受到骨力挺健,气壮山河。斯格,前人认为是盛唐诗歌的时代风格。因其反映了盛唐的欣欣向荣和朝气蓬勃。驾驭雄浑者,当以高适、岑参为代表的边塞诗人。“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高适《燕歌行》),何其磅礴的气势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雪景何其美丽壮观。
我的诗文本,第一行旨在说明这种风格的力度,二、三行在加强力度的同时,彰显了磅礴气势的无可阻挡。
新诗中的雄浑风格,从郭沫若就开始了:“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天狗》)排比出来的是一种欲改天换地的大气派,或可叫做气壮宇宙了!
昨天,残文老师在天歌发表的微组《秦 韵(7首)》的第一首,就很契合雄浑的风格。请看:
  
  山西/残文
八百里锯齿 将大地
断做两半。一半给北国
一半给江南
诗人可以俯视八百里的秦岭,壮观大气。读时,我的心底闪过“安得倚天抽宝剑,将汝裁为三截”毛泽东念奴娇《昆仑》)。或者就是从这里化出的吧!这就是雄浑的风格了。
  
2018/5/3
飘逸——微说微诗【34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长髯飘飘步溪岸
疑为下凡之神仙
阔袖带风荡剑纓,风流倜傥谁家男
  
【微说】
飘逸的基本含义,是指人潇洒自如的行止,与众不同的风采。当然也是艺术风格划分的主要类型之一。飘逸风格的作品,注重文本外在的美丽,散发着浪漫主义的气息。如“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的诗大都写得色彩缤纷、景幻莫测,呈现出飘逸的绚丽之美。  
    我的诗文本,通过塑造一位风流才子的形象,或者就是诗仙年轻时候的模样吧?像与不像,我都是试图形象出飘逸风格的文本特点来。
鲁迅说“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水管里流出的是水”,那么,也只有飘逸的才子,才能写出飘逸的诗来。那么,新诗诞生以来,谁是飘逸的才子呢?也不能说没有。我研读过胡适先生写的小诗《鸽子》,应当是飘逸的代表作:

鸽子
/  胡适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
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
看他们三三两两,
回环来往,
夷犹如意,——
忽地里,翻身映日,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

这是中国新诗最早的自由体了。是胡适先生于1917年晚秋时节写的。
起于天气,还来个惊叹号,透露出极好的心情。
承以看到一群鸽子在天上游戏。
之后转入观看“三三两两”“回环往来”的感叹——“夷犹如意”(那样地从容不迫得很是心想事成呢)。写到这里,已经有了些许拟人的味道了。如果不是写人,写几只鸽子会有什么深意?含蓄着什么呢?不含蓄着真实的情怀,那就不是诗了。
且看合于落笔的末行的景幻莫测,反倒明晰起来了。“忽地里,翻身映日,”绝非一般的比喻,应是诗人处于新文化运动的前沿,感觉到运动本身深远的影响了。“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于是就这样词语鲜丽地赞美——毕竟当时他与陈独秀、李大钊等一批新文化运动的其他倡导者相处得很是和谐融洽,那“三三两两”,不就是他们一起战斗的身影吗?
于是,这样将自由翱翔的飞鸽拿来比喻他们这些倡导者,其真实的情怀就是一种身担重任的自豪感的抒发了。何其风流倜傥,何其飘逸!
微诗中有否?不妨找找看吧!我从《澳洲彩虹鹦》第十六期第97页,找到一首《解暑》。这 “暑”,是如何“解”的呢?

解暑
河北/ 深谷幽兰

三行清流
冲走夏的酷热
一颗心,惬意成带露的清荷
于暑天写微诗,没觉得酷热难耐,倒是感到凉爽得很惬意了——这份微诗之爱,竟至于忘我如斯的程度了。其潇洒的形象,自是呼之欲出了。
2018·5·4于黔
幽默——微说微诗【35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养鸟
学鸟叫,叫成“喵喵喵…”
爷爷知道,两岁的孙女儿喜欢的是猫

【微说】
幽默:形容有趣,可笑,而又意味深长;
诙谐:谈话富于风趣,引人发笑;
风趣:说话或诗文幽默或诙谐的趣味。
三者词义上相近,虽然在语境使用上有所不同,但在语言艺术风格上都应属于分类的幽默风格。
我的文本并不高明,只是图解似的:第一行,意思是有趣;第二行,可笑;第三行其意味在于爷爷深爱孙女儿,孙女喜欢猫,所以学鸟叫学成了猫叫。
古代谁的诗文具有幽默的风格呢?当然是扬州八怪之一的郑燮了。夜有小偷光顾。他床上翻身面里低吟:“细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 小偷近床边,闻声暗惊。继而又听到:“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小偷只好退却了。人幽默,文必幽默。请看他写的《竹》:“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何其风趣——明明是开花就结束生命了,却美其曰省得招蜂引蝶。
当代新诗不乏幽默力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青年诗人马也的《悬念》——

听说本•拉丹99% 死了/ 为什么死得不那么彻底/ 最好100% 死了/ 那样,他就可以转世投胎/ 做我儿子了/ 我,一个默默无闻写诗的/ 如果培养出一个恐怖主义的儿子/ 我就可以骄傲地宣称——瑞典文学院,拿诺贝尔奖来/ 我是本•拉丹他爹

两个百分数入诗,很觉幽默,引入的又是世界知名度极高的本•拉丹,就很吸引人了。但干么要他投胎呢?最后两行“图穷匕见”,诗人很好玩地捅了瑞典文学院一刀。哈哈!尽管是虚晃,但也挺解气的。不公平么,小日本和印度你们都给了,中国为什么不给(虽然现在给了,但马也写这首诗时,还觉遥遥无期呢)?我们的鲁迅比他们谁差?我们的沈从文比他们谁差?我们的老舍比他们谁差?不必说后来者啦。

至于微诗,不想大范围普查了,就拿个山城子的凑数吧:


拿套马杆的

骑马的小猴
欲套前边迅跑的小狗
没用好劲,套住了自己的头

说凑数,实在幽默得不够,戏谑一下罢了。但归类,还是可以归进来。

2018/5/5于黔


淡远——微说微诗【36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山菊摇曳不语
白云静静漂移
一帆追一帆的,心情融化在碧空里

【微说】
淡远,指意境冲淡高远,也指诗歌语言质朴,意境闲适恬静。这种风格也叫冲淡。山城子觉得不如就叫做淡远的好。
该格具有闲逸、静穆、淡泊、深远的特征。王维的山水诗,即是这种风格。"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深涧中。"(《鸟鸣涧》)体会一下,意境确实冲淡高远。我的文本,取的是闲逸、静穆、高远的意境,以适宜淡远风格的具体感受。
新诗中冰心代表作《繁星》、《春水》或可归入这一风格。请看:

冷静的心,
在任何环境里,
都能建立更深微的世界
(《繁星》五七)
命运的海风——
吹着青春的舟,
飘摇的,
曲折的,
度过了时光的海。
(《春水》一三四)
这两首,都是一种闲逸的心语,平静地说给自己,也说给她的小读者。其中积极的意味,绵长而深远。
我们当下的微诗,也可以发现这种风格的作品。例如:
沿钟摆的轨迹,隐约可闻
你发梢的薰衣草香。至于那顶草帽
已是壁上闲挂的时光
(午后《风的形状》)
无事勿扰
寺外
还有一方荷塘未曾点悟
(午后《微距之蜻蜓》)
我觉得,午后的作品,白描手法的语言都质朴而闲静,其结尾句,有足以让意境高深起来。因此,符合淡远的风格。
2018/5/6于黔

清新——微说微诗【37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夜雨后的蓝天白云
八九点钟的滴滴晶莹的
阔叶林。小雀们嬉戏好开心

【微说】
清新,就是清丽而又新鲜。有了阳光,就明亮;观察细部,又颇雅致。
这种风格的语言,清丽优美,新颖别致,用以表达怡然喜悦的情感。例如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小池》)。周邦彦"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苏幕遮》)。我的诗文本,在解释了清新外表的同时,在小雀们的帮助下,隐藏了心情的愉悦。
自由体新诗,我读过李晓红的《天河》,应当归属这种风格。请看:
天河里,那些暧昧的灯
一个接一个地打开
我梦里都能听见她们在月光下
发芽的笑声
常常这个时候
我以为自己就在她们中间
让绿色野花的臆想症,一点一点拔节
我一身的清澈开始有了暗香般的涌动
像花朵长了翅膀
写天河的诗,古往今来不少,我却很青睐小红的这一首。这首是将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感体验过程,意象到王母娘娘的簪儿痕里来抒发,就有了一种挑战的意味;又毕竟在天上,雅情到了高处,无论如何都高雅美丽。
美之一是那些“灯”——用“暧昧”来修饰,是把移就格揉进了拟人格。两格的相揉又隐喻着那些少女已经朦胧地步入了青春期。
美之二是天河里飘落的那些“笑声”,竟然是“发芽的”,多么稚嫩呀!所以美在于把拟物(发芽)与拟人(笑声——她们——那些灯),又移就到了一起。尽管诗人写下这个句子时,没有想用什么修辞格,只是想把那种情窦初开的朦胧喜悦,尽量很美地表达出来。但却于不觉中,已经把比喻、拟物、拟人与移就融合到一处了。这是美背后的技巧支持。
美之三是后三行的多处喻拟及词类活用创造出来的美感。“臆想症”的比喻,比什么形容词都解决问题;“一点一点拔节”的拟物,那初开的情窦是没法可以抑制的了;“清澈”这个形容词用如名词,少女的纯净情感一下子就简洁地透明出来了;“涌动”这个动词用如名词,那里的“暗香”就有了质感了;不说青春不可阻挡地流溢飞翔起来,只说“像花朵长了翅膀”,多美的诗的形象呀!
一首小诗,美得清新脱俗,就像长着翅膀的花朵,翩然而至我的屏前。
举个微诗例子吧——刚阅读过唐朝兄弟老师的《节奏(二)》,其中就有清新美丽、新颖别致之作。就体会一下这两首吧:
10
绿荫下,鸟的嗓门
格外自信。
11
一瓣树叶筛鸟声
细雨多感慨!
2018/5/7于黔

典雅——微说微诗【38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仙、圣案前端坐
庄重铺纸、蘸墨
凝眸修竹,灵感衔着比兴翩然而落

【微说】
典雅,指诗文或言辞具有典籍的风范,优美、庄重、高雅而不浅俗。
唐诗中,有许多大诗人的作品都够风范的。印象深的是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应当说这是古代旅者的纪实诗。记录诗人所乘游船夜泊枫桥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所想。见月落,闻乌啼,感天寒,孤旅薄愁,都从寒山寺传来的钟声中若隐若现了。张继记录得很认真,十分庄重的了,句子又很优美、高雅的了。所以山城子觉得,这就是典型的典雅风格。
我写的《典雅》诗文本,没什么深意。所以虚设李、杜案前写诗的场景,意在说明,这样的情景之下,两人写出来的诗,一定会呈现典雅的风格。
自由体新诗,有否典雅风格的呈现呢?忽然想起十年前,我就引她为“网上老师”的青年女诗人席芷来了。特别是那首《致江南》,应当属于典雅的风格。请看原诗:

  致江南
/  席芷

如果执意要写下去
别总看树和云层
别过问雨 停或是不停

如果要撑雨巷的伞
请记得走熟悉的青石路
比如江南 流水小桥的那幅画
柳是散文雨是诗

第一节用树、云、雨暗喻客观环境,表达了诗人我行我素就是要执意要写下去。第二节用伞、青石路、画、画中的柳和雨,所构成的系列意象,说写诗要把形势与内容统一起来,而且行文要美,散文美要实际一些神不散,诗歌美就要动态(跳跃)起来,毕竟是两种文体呀!
十多年前,我坐在夜半品这首诗,越品越觉着优美、机智、灵气,觉着一股庄重的口气要宣布什么似的。又仿佛给诗爱者上课一样,叮嘱认准了诗路,就要我行我素地走下去,别忘记继承前人的好传统,特别是别把诗写成散文——两者就跟“柳”与“雨”,压根不一样的呀!

最后,再找找微诗中,有否近似典雅的呢?我觉得玉兰如雪老师作品的风格,不失为典雅呢:

在五月
/玉兰如雪

捞出花红柳绿的心思
在起伏的日子里
忙碌着点化稚嫩  香汗沾梦
读着“花红柳绿”,读着“点化稚嫩”,读着“香汗沾梦”,就觉得一股庄重的关照现实的情思,在意境里萦绕。我觉得,在当下的微诗作品中,玉兰老师是最接近典雅风格的了。诚然,更希望老师们诗友们,找出更好的例子来。
2018/5/8于黔

生命——微说微诗【39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走了两千七百余年
你从卫国,来到我面前
篮子里的《氓》依然鲜活、凄婉

【微说】
诗的生命力在于作者寄寓的真情实感,以及这种真情实感的艺术呈现。
没有真情实感的作品,就没有生命;真情实感不能含蓄在艺术呈现中,那生命,至少是不咋健康。比如你爱国,很真情地喊“祖国万岁”,是真情,却不是诗。
上世纪大跃进年代全民写诗歌,大都口号,没记住什么。但有一句,至今不忘“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那时我国贫油,公共汽车顶上,都驮着个燃气包——作者很深的爱国真情都含蓄在“吼”中了,那时我国发现了大庆油田,所以,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老一辈石油工人的“摘掉贫油国帽子”的辉煌业绩,确实震惊了国内外。那夸张的积极修辞,很艺术地呈现了石油工人的爱国主义的豪迈气概。
我的诗文本借用诗经中篇幅较长的抒情叙事诗《氓》来含蓄诗歌的生命力,在于这首诗是作者对封建社会男女不平等的现实的强烈控诉,并将这样的真情实感通过“赋、比、兴”得以艺术地呈现出来。我文本中的“鲜活”,指《氓》的生命力很强,“凄婉”指主人公“你”的命运。毕竟,这位敢于冲破封建礼教追求爱情,且勤劳、善良、耐苦、忠诚的古代妇女形象,却遭遇了“始乱终弃”的悲哀命运。
新诗中的真情实感,我最青睐的是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我是十多年前细细地研读的,我在诗意日记中写道:

觉得眼睛突然润润地热
鼻头有被什么触动的酸
大堰河的乳汁
哗哗流出田垅一样的诗行
诗人泣血的长吟啊(摘自山城子《诗的日记》2007-3-19
在这首长诗中,随便拿来两行,真情都很强烈:“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而这样的真情,是含蓄在大量的积极修辞所组合成的语言之河,而波涛汹涌起来的,以至于达到了催人泪下的艺术效果。
时下的微诗,真不知哪首具有能流传百年的生命力(千年就更不敢说了)。但一切都是比较而言,找不到医巫闾山的“万年松”,举出一棵故乡的河边柳,还是不难的吧?河边柳…河边柳……

伐木
/唐淑婷

拿腰杆粗的开刀
连同攀附瓜葛
齐崭崭,自高处放倒
这是一首真情的现实之作——盼望将那些身居高位的贪官,像伐木一样地“自高处放倒”。这几年国家反贪,确实“放倒”了不少,但还会滋生新的,我们依然盼望着。该诗通篇比拟行文,成功地含蓄了爱国之情。
2018/5/9于黔

语言——微说微诗【40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情深驰旨,灵动骋艺
越来越美的风骚交际
诗家代代痴迷

【微说】
1)不论诗人或权威如何为诗定义,也无法抹掉它既是文学体裁,又是语言艺术的实际存在。做为语言艺术,它可以明显区别于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戏剧脚本、随笔、杂文等文学体裁;作为语言艺术含蓄着诗人情思的旨艺统一的诗本质,又可以明显地区分于快板书、顺口溜、唱词、赋等韵文,以及相声、小品、三句半等语言类艺术。
2)鉴于斯,语言艺术化之于诗,是诗生命的守护神,不可须臾离开的。因之,诗史上才产生了“推敲”的典故,“一字师”的记载,“半江水”的故事,“十年磨一剑”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名句,流传至今。
3)我的诗文本首行,是一个互文的对仗句。意在指出语言在诗中所处于的旨艺统一的诗本质的地位。第二行用两个借代,肯定语言是以诗的形式交流情思的交际工具。第三行是说,因其地位重要,又是不可或缺的工具,所以历来的诗人,没有不注重语言如何艺术化的。至于当代泥沙俱下的诗坛,夹杂出来的口水、下半身、不要脸、艰涩等等对语言艺术的蹂躏,绝然不是诗的了。
4)凡归入艺术类,都是美的。诗歌则是高雅的文学美。而高雅的文学美,必须由语言造就,这是被诗史一再证明了的。诗经的赋比兴之文学美,离骚的浪漫主义文学美,魏晋风骨、唐诗、宋词、元曲之各自呈现的文学美,都人人皆知了的。那就举个古诗十九首里的《迢迢牵牛星》吧: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两千年了,叙述牛郎织女的故事,语言竟是这样地明白美丽。美在前后六用状态叠词,陡增诗意之美,同时也使隔行押韵的五言诗,更其音韵铿锵和谐,朗朗上口了。
5)自由体新诗中也不乏明白美丽之作,我青睐的是闻捷的《吐鲁番情歌》中的一些作品:至今还记得一首标题为《爱情》的仅10行的小诗。其中第二节,其实可以独立成诗了:“清晨,我挤一碗鲜牛奶,/ 轻轻地放在他窗台。/ 但愿他记起我的爱情,/ 像碗里的奶子一样洁白。”明白如话,又何以这样美感?关键就是诗人用了太贴切的比喻,纯洁如奶汁一样的聪颖贤良的女孩形象,立刻栩栩如生了。
6)诚然,对诗歌语言艺术呈现的描述,可以排列一长串:含蓄、精炼、生动、形象、诙谐、风趣、清新、流转、畅达、深邃、厚重等等、等等。

节奏
/  文竹
阳光打起小呼噜
小巷在一盏茶里停下了脚步
那朵香  慢慢弯过来

诗人文竹在语言上,总是狠下功夫的。这一首既呈现了风趣,也含蓄得可以。这慢悠悠的节奏,风趣中含蓄了心情的惬意,惬意里隐藏着对小巷居民闲适幸福生活的真心地歌赞。
2018/5/10于黔



诗是人生的雅伴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国际短诗网   

http://www.minipint.com国际短诗QQ群:292883805

QQ:137467698联系邮箱:gjdsw2015@163.com 法律顾问: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187855795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Copyright 2015 国际短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1509084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