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国际短诗网

搜索
查看: 716|回复: 6

名家推荐:陈天远

[复制链接]

128

主题

133

帖子

56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63
贡献
0
精华
4
金钱
410
威望
0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5-10-12
在线时间
2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30
发表于 2015-10-13 06: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国际短诗 于 2015-10-13 06:20 编辑

        陈天远,吉林人。教师。  写诗但不喜欢诗人、诗会。诗会除了互相追捧并不会产生更多什么,写诗歌也并不值得尊敬(当然也不值得蔑视),只是一种简单文字或者思考或者生存行为。类似内分泌一类的东西。  诗歌从技巧上崇尚“整体,呈现,不确定性”,从风格上崇尚“酒神风格”。从诗歌本质上倾向于“诗歌即诗人,或者诗歌就是人的一种生活、生活的形态”。诗歌从文本方面来说,更多地是一种形式,而内容由写诗的人来填充。可以获得技巧的练习,但厌恶无穷止的实验诗。  曾在短歌行,诗歌报等众多主流诗歌网站就任站长。后感觉诗歌是年轻人的天下,不在留恋论坛。未曾在任何刊物及报纸发表诗歌等文字。“短诗群”的首创者。  喜欢思考,就学时曾研读哲学,但并未有著作诞生。方法论来源于现代哲学后现代哲学的融合。喜欢现代哲学的代表人物和格尔和后现代的鼻祖尼采。  代表作:  短诗群:  《越南故事》  《瓦尔登湖》  《昆虫记》  《影子记》  《皮诺曹》  组诗:  小王子  多维世界  他们都走了  隐喻  象征  多事之秋  整体说话  满意地打嗝  其他:  蒙克的呐喊  酒神狂欢  月光叙事  卡卡自画像  卡卡进行曲  静观死亡  将近于无  小叙事  随笔集《有人如此》和小说《他们她们》未完稿。
代表作:


《越南故事》
1。

一些人藏在壕沟,一些人住进坦克,
姑娘们像突然钻出的蘑菇,
在森林里行走;森林,男人长满胸毛
黑忽忽
像中国的三国鼎立,需要小火煮肉
你好,越南!疯子在唱歌,房子开始着火
花掉美丽的下午喝咖啡,构思一夜情
像一条条飞动的梭鱼
你梭,我梭,野草繁茂,吞咽动物的残骸


2。

那个穿绿衣服的东方妖怪
有个传统的中国妻子
织布纺衣,奶孩子,业余学习巫术
酒吧24小时营业,门敞开着
大胡子Marry在弹唱,
“水姑娘在远方,我的情怀在远方
源源流长”
用鳃呼吸,鼻子头被虫子咬红,
汉堡,鸡尾,女人的坐姿
像盛开的花朵,披上中国丝绸不停说话

3。

老人们在晒阳光
孩子们挤在角落看A片
革命开始,搬运石头,挖战壕
枪击美国高个子大兵;空闲修指甲
让越南指导越南
让越南男人和女人谈恋爱,生小孩
保持纯种。让越南的城池歇斯底里
像酒后的午夜Party,旋转,旋转
像美丽的向日葵,火山爆发一样热

4。

午夜的越南,美国大兵是航空母舰
越南兄弟是浮动的舢板
黑漆漆的脸和胸,豹子的身材
收放新闻,恶作剧,工作时间吃葡萄
怀念祖国;翻看旧教材
美国是一部向西的历史,如今迷路了
围在篝火边,吃熟的羊肉,喝生啤酒


《瓦尔登湖》
1

我没有猎枪,拐杖,没有坚硬的牙齿
我有一枚好心肠
偷偷砍了几断国家的树木
在瓦尔登上搭建房屋
这是多雨的清晨
监察官员是只老狐狸
弄湿了火红的皮毛
装成母鸡
我没有揭穿他
反正我也是老头子了
在草地上呆一呆,有时也醒来


2

你不认识那些植物
那就认识我吧
我善于数星星
捕捉萤火虫
它们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预谋
聚集在一起,努力混淆对方
有时笑声很大
有时干巴巴地,不说话


3

和师傅斗蟋蟀
他风度尽失
不管怎样
可以无偿使用他的斧头
用旧了再还他
女儿也不得不嫁给我了
嫁妆临时准备
带着新鲜的泥土香
我们一起种豆,赏花,考虑将来
偶尔心动,说起各自,一起掉头发


4

毒蘑菇有以下特质
外表迷人,眩晕,卓尔不群
这哪是蘑菇啊
女人交完国税从城市回来
浑身长满铁锈
莱蒙托夫告诉我
她在湖底太寂寞
躲进来鱼腹


5

我们被大自然抛弃了
它瑟缩着脖子
戳着手,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
我只能安静地走开
“请过来,
我们一起享受这丰盛的晚宴吧!”
人们打扮得花枝招展
一个接一个地
跳进这沸腾的湖水中
撒点芥末
我们就一起开动吧!


6

我是农夫,诗人,隐居者
像海狸一样放弃财产
骄傲地过活
印地安小队长
从马鞍上下来
饿着肚皮
被我用一颗土豆收买
我们达成公识
他从此为我播种庄稼
而我,不能拒绝他的好意


7

给客人们贮备了土豆,浆果,
给蜜蜂捅了几个窝
给自己准备了整个冬天
退到木头内,悲伤地生产人类
孩子们吹着鼻涕泡
胳膊从床头搭下来
壶水中的水开了
松鼠提着裤子,开口前,
不忘弄掉小腿上的泥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133

帖子

56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63
贡献
0
精华
4
金钱
410
威望
0
日志
0
相册
0
注册时间
2015-10-12
在线时间
2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30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3 06: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影子记》

“短诗群”这个名词是我发明的,因为很少看诗歌,不敢保证别人以前不用这种方式写。这是用数首诗歌讲述故事的体裁。如果说短诗群是电影的一个又一个情节,那么组诗则是电影的一个又一个片段。有着很本质的区别。往日在论坛上竟见到了“短诗裙”的写法,实在是有意思。

这是旧作,原来有十节,第十节写的潦草就删掉了。第一节有所改动,其他各节只是调整了一下句式。那时大概醉心编故事。我的短诗群式的故事自己记得的就只有《越南故事》《影子记》《皮诺曹》了。

1

影子喜欢潮湿的森林,
喜欢有魔法,会行走的蘑菇
他不停地奔跑,象秋风划过清爽的叶面
和小动物相爱,交换各自的鼻涕泡
停下来的时候,肩上落满枯枝


2

他跑遍了世界
遇到地理学家,商人和点灯人群
问他们没有答案的问题
和一只蘑菇并列行走
各自自言自语,吃野菜,喝天然泉水
狼群躲到暗处
在路上的继续行走
未到路上的有着美好的幻想
"狼爱上羊会怎么样?""吃掉!"
爱情使一个人发烧
落日森林和血有了良好的类比
地球太大了,而那些窝太小


3

"爱情使我行动自如"
蘑菇终究是蘑菇
蘑菇的语言通常很难理解
影子在河边,壕沟,和土拨鼠的洞里
一定会想到这个问题
思考使我一直保持健康!
蚕豆和西红柿
适合大多数人的口味
也适合那些吝啬的农夫
在午后土桥上共同分食
蘑菇只吃春天的雨
一丝一丝的吃,像失恋的少女
开始肥胖
而"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4

"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蘑菇的父亲还是蘑菇
母亲是只白色的进化中的乌鸦
"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说第二遍时蘑菇是只乌鸦
停在干燥的树梢,尾巴剪开
做乌鸦的好处,当爱上任何一只乌鸦或蘑菇
可以迅速的逃离.像人类的直升飞机
我无法想到蘑菇和一只乌鸦怎样发生关系
乌鸦和蘑菇只是一个名词,
被众多动物呼叫


5

穿西服,系红色领带
穿梭于各色人群,画地图
宣扬无政府主义。每日保持素食习惯。
“那个人是绅士吗?”“也许。”
落日森林,守门人打着瞌睡
柴草满地,他们在烧动物的骨骸
每年这个时候,小动物们看着母亲死去
她们的灵魂集结在天上
仿佛溺水的太阳
“那个人是绅士吗”
“也许!”他爱他的母亲
但不知道她是谁


6

土拨鼠扭动肥胖的屁股
把食物搬出来晾晒。“我以为春天还早呢”
影子坐在洞口,膝上围巾咖啡般松软
火焰从空中簌簌地落下
“晨起时,跳舞,
晚暮时,跳舞,
它们是留恋尘世的灵魂
是普罗米修斯的心脏,
被上帝施下咒语
或许是可怜的媒婆
在嫁一个忧郁的女子”
土拨鼠模拟着看不见的旋律
同伴们放下手中的活计
“也许春天来的太早了”


7

我闻到了带有芥蓝味的春天
像敞开怀抱的干净女人
眼神迷离,舌头蛋糕般松软
守门人每日毛发光亮,
吃山芋,唱流行歌曲,调解邻里纠纷,
“多肉的山芋送给她
会笑的眉毛送给她
俏皮的嘴唇送给她
把自己全部送给她”
影子突然想起蘑菇,踏上渡口
不说再见,也不回头看


8

影子反复梦见一个老头
穿皮大衣,戴鸭舌帽
带镊子,链表,卡簧刀
追赶一只瘸腿的猫
影子听到风声,听到有人敲击地板
听到马桶抽水咕隆咕隆
女人姴布一样地喊
黑忽忽的缩成碳,一粒一粒
催眠术开始,做茧,蜕皮,长出花翅膀
打着灯笼到处飞,“自由啊,你多幸福!”


9

“百足之虫,吞龙噬凤;玄玄歌声,在水之汀”
蝴蝶在花丛间大小便
毛虫躲起来喝着新鲜的树浆
孩子们伸出嫩嫩的小手,兴奋地喊妈妈
“百足之虫,参天习地;或飞或驰,众且惶惶”
影子想要虫子漂亮的触角
装成外星人,用腹部走路,
搞恶作剧,四处传播消息,
“百足之虫,陆上之舟;明朝旧地,或可重游”
春天是个做爱的季节
要选个好地方,山坡,大树,干爽的操场
“如果到山那边多好啊”
瘦小的蚂蚁扯着情人的手
偷偷地笑

《皮诺曹 》

1。

早起的孩子可以吃面包、喝牛奶
在镜子前细心打扮自己
梳理木质头发,洗外衣
暗地里做坏事。
精明的老头从肚子开始吃鲸鱼
不停地吃。他是愚蠢的木匠
缺少衣柜和床
他现在是我爸爸
从来不说他爱我


2。

她是我的表姐,我的邻居
是早餐后第一朵开放的喇叭花。
慷慨地借走扫把,木梳,汤匙
自称为悲伤的小妇人
“你知道女人是不能经常到外面走的”
不出去走的女人有间画室
一层层地脱下丝质材料
露出小肚脐,像四川盆地的梅雨
“镜子是个入口,从这边走进去,
里面的我出来,有着不同的幽雅举止”


3。理想国

之一

皮诺曹藏了起来
草拟803秘密指令
他确定可以看到所有的人
也看了看自己:
头发黑黑,吻饱满有力
女人等在隔壁。
“禁止同性恋,说谎者,和文人墨客,”
“禁止体重超过200磅的胖子,和集体做爱”

之二

皮诺曹在海边捉螃蟹,做博物学家
收获一条破船,年代久远
风声是圆的,就像海螺,鬼魅的歌唱
“它究竟是谁的房子或者鞋,
是哪个朝代的贡品,被海盗劫持”
皮诺曹学会横着走路,
学会海鸥一样烦躁的飞翔
“或者是谁悲伤呢?找不到它的壳”

(选自《陈天远的博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国际短诗网   

http://www.minipint.com国际短诗QQ群:292883805

QQ:137467698联系邮箱:gjdsw2015@163.com 法律顾问: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187855795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Copyright 2015 国际短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1509084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